温州饿了么市场占有率明显高于其他平台 美饿了团 饿美了团跟随其后每天大量发放外卖红包优惠券

关注微信公众号外卖红人领取外卖红包

温州地区饿了么的市场占有率高于美团。温州一家餐饮店“天下老泡泡”两年前上线饿了么,佣金20%左右,创始人戴细娥透露,3月24日,饿了么工作人员要求她与之独家合作,否则将提高佣金比例。戴细娥还在考虑过程中,一周后饿了么将抽佣费率提高到27%。
中国消费者报报道,今年3月,黑龙江省泰来县的十几家餐饮商家集体联名,将饿了么举报到了当地市场监督局,缘由是饿了么要求商户签独家合同,并商家收取500元“独家保证金”,如果商家与美团外卖合作,饿了么则采取涨点或强制关闭店铺手段,保证金也不予退还。
这一切背后则是美团与饿了么竞争的白热化。
在完成一二线核心城市的市场布局后,下沉成为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的发力重点。自团购时期起就以“农村包围城市”战略深入市场的美团外卖在起跑线上就已经建立优势;而饿了么在2019年7月投入30亿元开启夏季战役时,也将渗透三四线城市作为重要部署。
过去一年,美团外卖在低线城市增长快速。
2019年财报提到,在消费者端,美团于低线城市的餐饮外卖业务贡献越来越大,交易金额增长越来越快。低线城市仍然是美团点评用户增长的主要驱动力。大多数新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。
面临饿了么在下沉市场中的追赶,美团势必要进行防御。
美团在回应中称,在美团平台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%至20%之间。《深网》从餐饮行业人士处了解到,在一些城市和地区,美团是通过代理商来打进市场,这部分市场最高能达到28%。
所谓代理,即非美团外卖自营,通过第三方去和商户谈判,下沉速度快。通常来说,在商户的抽拥中,美团拿到的比例是固定的,其余高出的部分是进了代理商口袋,并且代理商在其中还存在博弈空间。
刘硕对《深网》回忆,他们曾在上线饿了么之前与美团外卖负责人进行过沟通,美团外卖负责人明确告知要“二选一”,并且可以给予更低的佣金费率。伴随签独要求,佣金比例也在去年集中上调。刘硕记得,2019年7月之前美团外卖佣金为15%,随后在7月左右上调至18%,到年底涨至20%。
不过,曾姝骞告诉《深网》,二选一在抢占市场时属于一种商业行为,优质商家被逼独情况很少,有的话都是因为拿到了更好的资源。优质商家在与平台谈协议条款时是存在博弈空间的,关键在于衡量二选一到底值不值,因为在很多区域美团外卖市场占有率高于饿了么,两个平台都上线也并不一定划算。

 

为什么此次广东地区矛盾爆发?
广东省市是著名的餐饮大省。由中国饭店协会联合新华网发布的《2019中国餐饮业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8财年广东省餐饮收入为3884.6亿元,排名位居全国第二。

 

广东巨大的餐饮外卖市场空间,势必也成为美团和饿了么争夺的重要战场。而疫情期间的影响客观上成为外卖平台争夺市场的机遇。
受到疫情影响,众多餐饮企业挣扎在存亡线上。
广东餐协在今年2月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,春节期间30%的持续营业的企业同比营收下降5成以上,其中30%的企业收入几乎为0;参与调查的正餐类企业同比宴席减收达2亿元之多;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租金、人工、能耗、税收等多重成本压力,客流、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,将在1-2月内引发闭店潮。
堂食关闭后,外卖无疑成为一棵救命稻草,是唯一的现金流量池。
广东一位外卖代运营人士对《深网》表示,此前广东上线外卖的商家约为50-60%,但每月收入占比较少,很多都在100-200单,尤其是对于大型酒楼来说,外卖的重要性并不强。
《深网》向广东餐协询问疫情期间上线外卖的商户数量,尚未得到回复。美团方面提供的数据则显示,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广东地区新增3万餐饮商家。
美团提供数据还显示,自复工复产以来,广州、深圳等广东一线城市外卖新增用户飙升,较1月底相比,广深美团外卖新增用户数增长154%,其中深圳新增用户数排全国第二。疫情期间,粤式点心、奶茶、粤式小炒、酸菜鱼、砂锅粥成为广东人最喜欢点的外卖单品。自3月20日以来,粤式点心的外卖订单量比2月份同期增长了5倍。
一位餐饮行业从业者对《深网》分析称,广东地区有独特的餐饮文化,且多以堂食为主,因此在疫情亏损期间不得已上线外卖尽量弥补损失,而由于对平台给出的佣金没有很高认知,因此对于平台并不能完全认同。
无论是佣金比例还是独签,背后实际上是美团外卖与饿了么在争夺市场时捆绑商家的一场博弈。竞争没有结束,这场博弈就不会有终点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外卖红人领取外卖红包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外卖券红包 - 分享美团红包饿了么红包外卖优惠券网站 » 温州饿了么市场占有率明显高于其他平台 美饿了团 饿美了团跟随其后每天大量发放外卖红包优惠券

赞 (0)